所以我們留意哪裡會拆屋

2018-07-24 13:28

2013年已經開始教人做琴,我想將自己的手藝都傳給下一代,當然高興了。多數彈琴人做琴,那麼你的琴一定會自己會好好修葺,(不然)都會壞的。古琴現在已經很時興了。之前一段時間沒人學,近年來內地提倡。以前香港,在五幾年,一個老琴人來香港,只有這一個老師。所以香港人才彈琴,不然都很少人(懂的)。

【同期】除教授斫琴外,蔡昌壽於2011年成立“蔡昌壽斫琴學會”,致力保護及延續斫琴古法,讓斫琴藝術傳予後世。目前,他已經有50多名學生,自己的女兒也開始學斫琴,他有了琴的傳人。對於自己入選新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名單,他表示十分開心,並會繼續教授學徒,用愛將其傳承下去。

【解說】在充滿現代感的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一家有著80多年歷史的樂器制造廠隱匿其中。掀簾而入,墻上掛著的十張古琴格外顯眼。頭發灰白、身材瘦小的廠主蔡昌壽倚在木椅上。上個月,他憑借“斫琴”技藝獲選為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成為目前香港入選該名單中僅有的3人之一。

【解說】古琴是中國最早的彈撥樂器之一,“斫琴”是制作古琴的雅稱。香港的古琴藝術早在2014年被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年過八旬的蔡昌壽出生於樂器世家,從小就與樂器打交道。百年前,他的祖父在汕頭創立“蔡福記”樂器店,如今在香港已開業80多年。在20世紀60到70年代,樂器店有不少樂器出口到歐美等地,但蔡昌壽只鐘愛古琴。他認為,中國精神文化強調天人合一,古琴是承載此道最優雅的樂器。淡泊而不複雜的琴音,餘韵悠長,令人心平氣和,聽古琴可以一聽解千愁。這讓蔡昌壽對古琴的熱愛一直堅持下去,越來越深。

【解說】堅持了半個多世紀,蔡昌壽斫琴250餘張,還有一些未上漆的古琴胚子。談到斫琴的關鍵,他認為挑選木材尤為重要。在他眼裡,越是舊木越有成為好琴的潛質,例如屋梁的舊木、老家具等。他笑說,以前遇到舊建築清拆,朋友都會替他保留那些大門、橫梁的木材。如今在工作室中,記者依然可以見到擺放在角落的舊木。有學徒透露,有的木材已經有百年歷史。

【解說】制作古琴工序繁多,簡單而言,有“尋、斫、挖、鑲、合、灰、磨、漆、弦”九個步驟,其中有許多重物操作,例如用斧頭砍、用機器磨等。蔡昌壽的雙手已是老繭橫生,右手的拇指上部還曾在斫琴時被意外切斷。即便經歷過這些傷痛,蔡昌壽對古琴的熱愛有增無減,也支撑他走過了最困難的時期。1992年,他患上食道癌,身體不如從前,但他也從未想過放棄古琴。雖然很難再繼續,但在醫生和好友的建議下,他開始致力於培養新一代斫琴人,將自己對古琴的熱愛以傳承的方式繼續堅持下去。

比如這支琴是中山拆屋,拆舊屋,金字頂最頂的主梁,是這支琴的面板,因為金字頂的主杉很適合發音,它不停膨脹收縮一百年,然後拆下來之後很鬆很透,完全對古琴來講是寶物,所以我們留意哪裡會拆屋。